七十年前,在开国大典阅兵现场,他坐着《父亲

70年前开国大典阅兵现场,他开着“功臣号”坦克走了300米,最担心的竟然是…

他一边开坦克,一边偷看毛主席,董来福紧张得衣服都湿透了十几分钟。检阅区是天安门塔东西牌坊之间300米的行军,但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记忆。

1949年10月1日,在开国大典阅兵式上,董来福驾驶着《英雄》带领坦克中队接受检阅。

“车听我的,我听党的”

开国大典阅兵文字

作为一名坦克兵,董来福的记忆几乎总是与“英雄”有关,他的命运也与“英雄”息息相关。

董来福出生在山东,后来去了中国东北。他先是在沈阳一家日本钢铁公司当工程师,后加入东北抗联安保大队参加抗日战争。抗战胜利后,八路军开进东北组建特种部队纵队,正在筹建坦克旅。董来福被选中并调到这个组。那一年他17岁。

当时,沈阳有一家日本坦克修理厂--918坦克总装修理厂。日本投降后,剩下的坦克成了各方政治力量的宝藏。经过一番筹划,在民主自治军工作的干部高珂带着董来福等人潜入修理厂,赢得了两辆坦克。其中一辆在转移过程中受损,另一辆经过维修,一路开到沈阳以东炮兵学校所在地马家子湾。从此,人民军队装备了第一辆坦克。

1945年12月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用这种97型坦克组建了它的第一个坦克分队--东北坦克营,副司令员是高珂。董来福之所以成为一名司机,是因为他懂一些修理技术。“坦克年久失修,伤势严重,经常抛锚,战士们管它叫‘老人坦克’。”董继雄说,一开始,这辆“老人坦克”被当作训练用的教练车。“父亲告诉我们,当时坦克里没有通讯设备,指挥员完全靠踢司机发号施令。踢不同部位代表不同指示。“

70年前开国大典阅兵现场,他开着“功臣号”坦克走了300米,最担心的竟然是…

但正是这辆破旧的”老爷车“,在辽沈战役攻打锦州中立功。

1948年秋,坦克部队奉命用步兵分两路进攻,先扫锦州周边,再发动总攻。总攻时,董来福连的6辆坦克全部出动。预留两个给预备队,四个支援第一梯队,由“老人坦克”负责支援。当时有一段路,右边是护城河,左边是围墙。这条路很窄,只有一辆坦克那么宽。“炮弹掉进护城河里,潜望镜上沾满了泥巴。我看不清楚。其他三个坦克要么受伤,要么落入河中。父亲想了个办法,用坦克轨道的叶板刮墙,听着声音,他知道坦克正靠近墙的另一边走,这样才不会掉进河里。当我击中它的时候,我冲到了前面。“董继雄说。